No. 70 有沒有兩句話就逼著自己寫文的八卦

完全只是在一清醒腦袋就蹦入兩句「久到哈利幾乎都要忘記他會魔法,他的愛人還會抱著行動不便的他移行幻影到客廳去」就瘋狂的寫出這文,只是我無意虐心啊~怎麼我居然寫悲文來著(艸

其實一直到下闕前都一直抱持哈利的愛人身份不明的態度寫的,所以其實前面代入誰都沒差,後面我本來也沒打算寫,只是因為太愛我家盧盧的成熟睿智溫柔強大,所以就偏了個心♡

附註,所謂印象寫作,只是還未潤飾的創作,有些感覺沒有很深刻的寫出來,有些地方沒有很仔細的去說明,所以可能看文字覺得沒有很虐,但其實在我心裡已經被鞭數十,驅之別院(欸
長相憶【HP同人☆印象寫作】
背景是依照原著的大戰之後,但還沒到最後有子代出來的地方,不過這裡的世界觀是哈利並沒有跟金妮在一起,除此之外其他部分沒有什麼更動。

上闕
哈利覺得自己活了很久,久到偶爾來串門子的鄧不利多畫像開玩笑的說著他臉上的皺紋比自己穿的星星袍子上頭的圖案還多,久到他的記憶一天比一天要來的稀疏零落,久到哈利幾乎都要忘記他會魔法,他的愛人還會抱著行動不便的他移行幻影到客廳去,佝僂的身形相互依偎在舊得有點褪皮的沙發椅上,「真希望我也會魔法。」嘶啞的聲音這麼說著,「哈利,你的魔法比我厲害多了。」「是嗎?我也會?」「是啊,我的哈利是魔法界偉大的救世主。」溫柔沉靜的目光看著哈利,「噢,那真希望我還記得怎麼使用魔法。」哈利低聲的說著,說了這幾句話已經快要耗盡他的力氣,抬起手想要觸碰對方的臉,在半路上就被對方握住,「哈利,我的哈利。」對方吻了吻自己滿手皺紋的掌心,「你已經做得很好,你已經付出很多了,你還有我,我會一直照顧你。」

當年大戰後,原本以為佛地魔的擁戴者已經清理完畢,在鳳凰社鬆懈後,哈利遭到了暗算,中了極其刁鑽狠毒的詛咒,身體機能比常人要快速的老化,魔力一天比一天要流失得多,這個詛咒在魔法界根本沒有什麼人知道,聚集了霍格華茲的歷屆校長們也沒有人曉得這詛咒是什麼,眾人沒有辦法,只能讓哈利安置在聖芒戈,妙麗和榮恩有空總會陪哈利說話解悶,而麥格教授每次探望哈利總是滿眼心疼,更別提視哈利為兒子的亞瑟和茉莉,總是時不時的紅著眼眶。

然而某天哈利卻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一封向大家致歉自己不告而別的道別信,雖然好友們試圖找過哈利,但是總是石沉大海,眾人也才慢慢接受哈利的不辭而別。

「哈利,記不記得你很喜歡我搭在那棵樹下的鞦韆?」「…」「我很喜歡一邊坐在那棵樹下一邊看著你,笑得很開心。」「我忘了,抱歉。」哈利滿眼的歉意,「沒關係,我會幫你記得,你忘記一次,我就再說一次。」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對方看哈利倦了,便帶著他回臥室,輕柔的讓他躺下,「我還沒有要睡。」哈利無力的掙扎,「你剛剛都打鼾了。」對方揶揄的說著,哈利不禁臉上一熱,「我…只是想多陪陪你。」「你的身體更重要。」看對方認真的神情哈利也不再拒絕,「哈利,如果…如果有方法讓你不再痛苦,你千萬不要放棄。」「什麼?」哈利聽不清對方的話語,對方只是微笑,「沒什麼,哈利我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不要比我先去找梅林,要知道,梅林可沒有我帥。」哈利看著對方,對方的眼神溫柔寵溺卻又帶著點什麼,讓哈利隱隱的不安,可是他也有些力不從心,記憶的零散令他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多心,「你是不是瞞著我什麼?」「你多心了,要知道,我們都老了,我只是不想要都一把年紀還要吃梅林的醋。」「呵呵,是不是你這個血統都有點小心眼?」「噢,哈利,我以為你早該知道了。」嘻嘻鬧鬧的跟愛人聊天的哈利逐漸陷入沉睡,盯著哈利的睡顏,男子的外貌忽然發生變化,稀落的髮逐漸恢復光澤濃密,蒼老的外貌煥然一新,男子百看不厭的直直看著哈利,彷彿要把他刻入腦海,「哈利,my love,對不起。」慎重的在哈利唇上印下一吻,抽出魔杖對著毫無防備的哈利,「一忘皆空。」

下闕
曾經消失一段時間的救世主終於回歸魔法界,這是讓魔法界振奮人心的新聞,更別提他的好友們,一見面馬上就帶他去聖芒戈進行全身的檢查,卻出奇健康,只是關於消失的這段時間的記憶,哈利卻什麼都不清楚,滿臉茫然,雖然哈利跟離開前的樣子差不了多少,可是有時候彷彿有一圈的透明的氣場隔離著他與旁人,朋友們很擔心,但是醫生說那只是哈利失憶所以自然而然的防備,只有哈利知道自己並不是因為那樣的理由,心裡空空落落的,卻什麼也說不出來,但是他也無暇去追根究底了,他的回歸造成的效應讓他忙碌到快要沒有時間去思考那個空虛的感覺是什麼,他收到魁地奇的各個球隊以及傲羅甚至是魔法部的聘書,每天他的門前總是想挖八卦的記者與想要他救世主光環駕臨的單位,也不乏想要與他合照和要簽名的群眾,不過跌破大家眼鏡的是哈利最終居然選擇去霍格華茲任職,雖然還有不死心的人想要說服哈利,但哈利的朋友們倒是很同意甚至贊同哈利的決定,「霍格華茲是哈利的第二個家,哈利當然會去霍格華茲任教。」這是某位哈利友人的受訪回答。

「西弗,早安。」在哈利的辦公室中,意外的掛著本世紀最厲害的魔藥大師的畫像,這是他從校長室帶來的,「我想格來分多的蠢獅子腦袋一定是壞掉了,我並沒有同意讓你稱呼我的名字。」「別這樣嘛,說來好像都沒有看到馬爾福們探望您。」「我想愚蠢的救世主以為我的畫像只有一幅?」「噢,好吧,我沒有想到西弗你的畫像會掛在馬爾福莊園。」「年輕的馬爾福族長真摯的邀請我,並希望我能夠給他一些中肯而有效的建議,我沒有理由拒絕我的教子的小小懇求。」「這樣啊…我以為德拉科會去尋求他的爸爸幫助。」西弗板著的臉終於有些鬆動,表情有些微妙的看著哈利忙碌的準備東西,抿了抿唇,又掛上了斯萊特林的假笑,「波特,我想你跟馬爾福也沒好到可以稱呼名字。」波特擺擺手,「西弗,大戰之後我以為這些小事都不重要了。」正當西弗正要繼續吐毒液的時候,哈利補充,「我失去了我的教父,我的朋友,甚至有一些人被我波及,我只剩下你們了。」西弗沉默,「好了,西弗,我最好要出門了,省得我又遲到了。」看著哈利的背影,西弗露出了譏誚的微笑,「哼,馬爾福,某方面來說,你成功了。」

越過了樹林,哈利來到了人跡罕至且靜謐草原坡地,有一棵樹的樹枝吊著殘破的鞦韆殘骸,哈利看著繩子已經斷了一邊的鞦韆,抽出魔杖甩了清理一新與恢復如初,便坐在鞦韆上,盯著旁邊的樹下出神,仔細一看,那邊立著一塊白色偏金的墓碑,但墓碑上卻沒有任何標記或是任何刻痕。

哈利回到眾人身邊後,晚上總是失眠,經常瑟縮在床上直到天明,某天渾渾噩噩不知怎麼從有求必應室通到這裡,他的失眠、他的空缺彷彿沒那麼嚴重了,而他第一個想法居然是要在這兒立碑,卻想不起來為什麼自己如此執著,他知道他一定忘了什麼,但是無奈沒有人能給他解答,「我只要你好好活著。」恍惚中的哈利彷彿聽到有人的耳語,猛的抬頭卻什麼也沒有,「我知道我一定忘了什麼,我一定要想起來。」他這裡待到夜幕低垂,最終咬了咬唇後移行幻影走了,而哈利沒有注意到的是,在鞦韆的底部,歪歪扭扭的刻著,LM♡HP。

fin.

我好些創作想丟上來不知道會不會雷(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蝶羽醉晴or呆毛犬控or小灣、灣醬、灣兒

Author:蝶羽醉晴or呆毛犬控or小灣、灣醬、灣兒
根據地在大台中地區沿海!
家有愛犬一隻(已成為小天使)、刺蝟一家子(已成為小天使)、兩只喵女兒
高雄算第二根據地 (跑場滿方便的 XD
是個熱愛二次元熱愛遊戲喜愛唱歌的網癮少女,
也是喜歡去旅行、還有各種稀奇古怪東西的老阿姨。
偶爾興致一來會打毛線、做手工、碼碼文。
喜歡上 ST☆RISH~~~♫卻被第二季打擊到了 w
阿骸、賽巴、羅我藍顏知己 (?
自從養了刺蝟有空就和雲雀君聊聊刺蝟經 (你誰 XD
黑執事大好~❤
萌新社員啊~~ヽ(≧∀≦)ノ
‧★,:*:‧ヽ老吾萌三三酷廣廣飄小安Q小八帥莉莉絲正編劇神/‧:*‧°★*
新社員是我有滿腔話語想要傾訴卻始終在舌間打轉出不來的、興奮的顫慄的愛語(語無倫次
近期蹲對岸的滿漢全席YY40109,什麼易世樊花、唯艾君傾、蕭仙、落月貪歡通通吃得很開心~
(づ ̄3 ̄)づ╭❤~
B站跟YY皆是用神隱の呆毛犬這名字,不過大多都叫我呆毛,也有叫神隱的(๑•̀ㅂ•́)و✧
日常怼懵懵大軍成員(๑•̀ㅂ•́)و✧
理想/定居在澳洲的布里斯本
祈願/現世安穩ღ歲月靜好
想★自給自足☆悠閒恬適的生活
P.S.小說不定期更新,日記不定期更新,來訪歡迎留言交流!
P.P.S.若有來訪者會去拜訪,歡迎加友勾搭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類別
MP3心賞
Hamster
占星之門astrodoor-星座
星座命盤
Power by 占星之門
星座彼氏~>\\\<


FC2計數器
推薦的Blog
月份存檔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連結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染憶

ちょことまろん

簫聲斷

十指蠢動/

Atypical Sky-執事團

Un Monde Pourri

走著走著,碰壁了。

小書架。不定時開放

【就愛耽美】

SEEK

Un peu d'espoir